叛逃新東方

  • 文:
  • 2019-10-08
  • 1402

在6月表彰大會上,俞敏洪說:“新東方六萬多員工老師加在一起,打造了中國教育界的一個神話。這個神話持續了26年,到今天依然在持續。”

用“中國教育界的神話”來形容自己,也只有新東方和俞敏洪有這樣的底氣。而且俞敏洪這話還謙虛了些,新東方可不止是中國教育界的神話,它還是創業界的一個神話

“中國最大創業培訓學校”、“中國最早的互聯網創投黃埔軍校”、“想創業就來新東方”……搜索關鍵詞“新東方”,這些與創業有關的帽子就會擠滿結果頁。

“移動互聯網創業的人里,每三個人就有一個跟新東方有關。”有人這樣總結道。

為什么在大眾眼里,新東方和創業的關系會變得這么緊密呢?故事要從叛逃新東方的創業者們說起。

01

叛逃者們

2014年1月,已經42歲的陳向東,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創業心,決定離開工作了14年的新東方。

離開前,他對俞敏洪說:“我希望能做一些不一樣的東西,要是能做得好,絕對應該是不同于新東方的另一類成功。”

2019年6月6日,跟誰學正式登陸紐交所,成為中國首家美國上市的K12在線教育企業。作為第一家規模盈利的在線教育公司的創始人,陳向東的名字在整個教育圈中回蕩,久久未沉。

12日,在新東方一年一度表彰大會暨新財年的展望會上,俞敏洪說到,有人問他,這么多人離開新東方去創業,有的人甚至成立了上市公司,他內心是否會憤憤不平?他明確表示他的內心只是充滿驕傲,因為他們背后都有一個新東方,是新東方人。

不過,沉浸在上市喜悅中的陳向東,似乎沒來得及聽到這位曾經的老大哥這一番話。16日晚,他站在跟誰學上市暨慶祝5周年答謝晚宴演講臺上,金句不斷,一大波觀點砸向媒體,再轉而襲向大眾。

其中一個重頭觀點就是:從全球范圍來看,線下巨頭很少能夠成為線上巨頭,跟誰學沒有想過去打敗巨頭,而且跟誰學所做的事情屬于新事物,與線下巨頭做的不一樣,這時,線下巨頭們反而會向跟誰學學習。

很顯然,陳向東的“線下巨頭”是有所指的。并且不可否認的是,至此,陳向東頭上與線下巨頭有關的“新東方執行總裁”的帽子,終于被“跟誰學創始人”的光環蓋了下去。

俞敏洪所驕傲的“背后都有一個新東方”和“都是新東方人”的言論放在此情此景中,顯得有些蒼涼。但是這種源自前新東方人的蒼涼故事,早已不只這一例了。

時光回溯到2018年,已經離開新東方長達12年之久的羅永浩在接受采訪時說:“俞敏洪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沒原則的人。

這不是羅永浩這一“懟王”第一次懟新東方和俞敏洪了。2011年,他在微博上指著長沙新東方的一位名師周思成跳舞的視頻罵,說新東方變成了一個只重視學生評價,不重視教學質量的機構。

通過在課堂上說段子和“老羅語錄”火起來的羅永浩,可能彼時沒想明白一件事,他和周思成并沒有什么不同。在老羅任教期間,曾有學生在上課期間沖上講臺對他說:“老羅,我們不講課了,直接扯淡說段子吧。

由于懟王羅永浩頻繁針對俞敏洪,媒體紛紛給他扣上了“忘恩負義”的帽子,而這個“恩義”故事發軔于2000年那個寒冷的春節,賣過羊肉串、走私車和電腦配件后仍一事無成的東北青年羅永浩已經27歲了,將近而立之年的他在拮據的經濟面前,放下了清高的作家夢,開始為一個年薪百萬的夢傾注全力。

“到新東方教英語能有年薪百萬!”新東方任教的朋友說出這句話的那一刻,羅永浩的神經就被狠狠刺激了一下。“百萬”這個數在2000年是什么概念?那時候北京房價大概6000一平。

這種天價年薪,窮困潦倒的羅永浩很難不動心。一向愛折騰也很能折騰的羅永浩,花了一整年的時間,終于在2001年迎春花開放的時節,迎來了人生的春天,期間他給俞敏洪寫的一封萬言求職書至今還在為人們所津津樂道。

自此之后,羅永浩才真正走上了人盡皆知的“網紅”“情懷”道路。2006年,覺得新東方已經容不下自身才華的老羅,選擇離開新東方出來創業。但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靠賣情懷一路風光的羅永浩,野心逐漸膨脹。

今年年初,成立之初就立志要收購蘋果的錘子科技,終于撐不起創始人羅永浩吹的那些牛,爆出賣身字節跳動來續命的消息。最終,羅永浩被狠狠拉下神壇,落了個晚節不保。

有人說,也許他當初堅持做開在中關村的羅永浩英語培訓學校,現在也不會混到這個地步,畢竟當初學校已經在盈利了,而且退班率很低,僅5%左右,更難能可貴的是在招生上每100個學生就有12個人是老學員推薦,品牌和口碑是相當不錯的。而且羅永浩無處宣泄的情懷最好的用武之地,不就是正需要情懷的教育行業嗎?可是他卻表示自己由衷地不喜歡教育行業,于是關停了學校。

但是無論老羅怎么說,有一個他自己避而不談業內的人都明白的原因是:“老羅英語”主打北美英語考試培訓課程,而新東方是這項業務鐵板不動的老大。而且又開在北京直接和新東方大總部競爭,其間壓力不言而喻。

所以很多人在“打臉老羅”的嘲笑聲中,開始同情起這個夢想破碎的可憐人。但是老羅的發小,同樣是從新東方走出來的李笑來就沒這么好的路人緣了。

和羅永浩不一樣的是,李笑來離開新東方之后沒有那么折騰,一頭扎進區塊鏈的他,被扣上“大騙子”、“大忽悠”的帽子之后,黯然退場。

而他變得幾乎人人喊打的燃點不在于他忽悠別人進入幣圈,而在于他一不小心流出的錄音。在這段意外流出的錄音中,不僅讓長勢喜人因此躺槍的“韭菜”大火,而且,一向對俞敏洪議論甚少的李笑來,在錄音中直言自己的新東方老大俞敏洪是一個習慣性將企業IP個人化的人。作為新東方的網紅,俞敏洪一直在利用自己的北大校園愛情故事做宣傳,擺人設,再加上后來翻拍的電影更是讓這一IP達到頂峰。

李笑來提到的電影就是以俞敏洪、徐小平、王強三人的故事為原型的《中國合伙人》,和李笑來的評價不同的是,俞敏洪覺得這部電影把自己塑造得太窩囊,面對媒體時他頗有微詞。即便看過電影的人都覺得俞敏洪說得沒錯,但他們三人的創業故事隨著電影紅極一時,給了小年輕們一波感動和啟發。

但有句話是“現實比電影要精彩得多”,他們三人的友誼也比電影要復雜得多。

1993年,在一間10平米透風漏雨的小平房里,俞敏洪創辦了北京新東方學校。學校辦得有一定規模之后,俞敏洪想起了已經出國了的舊日好友,于是在1995年,俞敏洪以個體戶的身份帶著錢去加拿大,將徐小平、王強游說了回來。這三人的愛恨糾葛就自此開始了。

俞敏洪的典型的中國式管理者,講人情、面子、社交。從國外歸來的王強、徐小平則更愛直言不諱、果斷的企業管理態度。三人中,俞敏洪是孤獨的,王強和徐小平一起批評俞敏洪,批評內容既包括具體的人事安排、如何進行股份制、如何治理企業,也包括對來自江蘇農村的俞敏洪進行“農民”、“土鱉”一類毫不留情的攻擊。直到2006年新東方上市以及徐小平、王強退出新東方為止,這樣的批評以及隨之而來的激烈爭吵不斷發生。 

王強在接受《人物》訪談的時候,聊完這段友誼結尾的時候,突然說道:“想想老俞也挺心疼的。”

有人說,這一句話是對他們三人友誼故事最有文采的總結。可是縱向來看,從單打獨斗到好友合力共創,再到現在的紛紛背離,俞敏洪讓人心疼之處,遠不止于三個人的友誼。

但是這家當時只是為了解決俞敏洪生存問題的英語培訓學校,就這樣意外地為創業界輸送了無數創業者,俞敏洪自己都承認新東方有點像創業者的黃埔軍校,已經有200多位創業者做出了不錯的公司,當中大多已小有所成。徐小平、李笑來、羅永浩、王強、陳向東、沙云龍、胡敏、宋昊、錢永強……這些極有名氣的創業者,都來自新東方。

那么,新東方有哪些基因,導致了這一現象的出現呢?

02

“偶像”新東方

1、 復制俞敏洪

俞敏洪是典型的網絡小說男主。網絡小說的故事套路是:男主一開始是個屌絲,又弱又土,總被人嘲笑,但是陰差陽錯之下,和一群朋友一起“打怪升級”,走向人生巔峰。

以俞敏洪、徐小平、王強三人的友誼故事為原型的《中國合伙人》上映之后,俞敏洪去看完了電影,心里的氣憋得慌,就跟大學同學吐槽說:“你看這個電影把我拍得真不好。把我拍得太窩囊了。”結果對方說:“老俞啊,這個電影已經把你拍得特別好了,你在大學的時候不光窩囊,還挺猥瑣的。

就是這樣一個俞敏洪,陰差陽錯之下開了新東方,由于公司擴張需要幫手,他聚集了一幫朋友,當中包括但不限于徐小平、王強、包一凡、錢永強等人。他們的“打怪升級”就是經營新東方,讓新東方迅速成為教育行業當之無愧的老大哥。而作為故事的主角、新東方的創始人,俞敏洪現在的身價已達一百六十多個億

這種屌絲逆襲類的網絡小說,主要閱讀受眾是一群做著成功夢的屌絲,因為大眾在閱讀小說的時候會不自覺地出現移情內模仿效應。直白一點就是,閱讀者會將自己和主角進行對比、類比和代入。驅動力強一點的人還會在現實生活中進行行為模仿。

一無所有的屌絲都會臥在昏暗的空間里抱著發出幽光的手機,做著年薪百萬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的白日夢。更何況是一群屈居在一個成功逆襲的“屌絲”手下,并且才華突出、自負有余的“能人”!

他們當中大多人的離開,都是想成為第二個俞敏洪;其中還有一小部分甚至覺得自己能超越俞敏洪。俞敏洪的新東方是正巧趕上英語的需求市場崛起,所以這群老新東方人中,才會有那么多追著風口投身互聯網。

才華+經驗+趨勢這樣的三元素下,他們中大多數狠下心放棄新東方的千萬年薪,甚至放棄新東方的股票,選擇創業的人,都相信著自己大獲成功的可能性極大。

的確,老新東方人出來創業的人中,成功的人不少,但是始終沒有出現一個可以和俞敏洪齊肩的人。

中國老話里講,成事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同時作用,新東方這二十多年的發展中,促成它現今這個地位的這三大條件毫無疑問,是絕對不可能復制的!

既然促成條件不可復制,那么結果必然不一樣。

2、成才新東方

但是光有偶像的驅動,沒有才能支撐,無異于白日做夢。夢想再美好,現實都會給你一缸冷水。而新東方卻是一個培養創業才能的沃土。

各地新東方的創辦模式很獨特,陳向東就描述過,2002年,他一個人拿著30萬元,去武漢創辦新東方學校。所以這個模式是,俞敏洪會給校長充分的信任和基礎的30萬元,校長就像顆種子落定某個城市生根發芽,從辦班、招生、收費的流程,有什么宣傳技巧和賣點統統可以套用北京新東方的體系模式。

這一套體系,正是當年新東方能在各個城市快速拓展的訣竅所在。這種簡單粗暴的開拓方式,恰好培養出了一批戰斗力爆棚的“創業胚子”。

俞敏洪也曾說到新東方的創業精神:“我本人就是一個自由自在的人,所以在新東方跟我走得近的人,尤其新東方的中高層管理干部們,一般來說都會被我的自由基因所影響。他開始學會一種突破,不愿意循規蹈矩地去安排生活和工作的一種愿望。同時,在新東方我又鼓勵冒險精神,這種冒險精神逐漸地也會跟創業連在一起。”

這種提倡自由和冒險的文化氛圍下,新東方人都更加敢想敢做,在業績和結果的導向中放手去干,在教學、管理、營銷等方面放肆生長。

能人最怕什么?懷才不遇!當才華生長到了新東方這個體系無法承載的程度之后,出走是必然。

3、投機互聯網

前新東方人出走創業,絕大部分都選擇投身兩大行業:教育和互聯網。

開頭我們就提到了一句話:“移動互聯網創業的人里,每三個人就有一個跟新東方有關。”互聯網這個時代新生兒,是激起老新東方人創業心的那一顆舉足輕重的大石頭。

教育創業可以理解,畢竟這是新東方人的老本行。但是互聯網行業的怎么和這個老牌教育企業的眾多高管扯上關系的呢?

細數新東方和互聯網的歷史淵源,要從錢永強說起。大約是2002年,時任新東方教育在線CEO的錢永強,用20萬人民幣投了空中網。2004年空中網上市,錢永強的20萬變成了好幾千萬。這讓新東方“三駕馬車”之一的徐小平“撕心裂肺”、“羨慕嫉妒恨”。那會兒他有句玩笑式的口頭禪——“這狗日的,賺太多錢了。”

幾年后,新東方的三駕馬車之二,徐小平和王強成立真格基金,做互聯網投資。之后陸續還有新東方留學創始人韋曉亮,辭職創辦智課網;原新東方國內業務執行總裁陳向東辭職跟誰學……

所以新東方人和互聯網的關聯,首先來自一次投資和意外的豐厚收入的直接刺激,再加上互聯網作為時代的一大趨勢和新生兒,還有很多值得探索的產品。站在行業頂部的這群人,其商業感知和嗅覺必定比其他人更敏銳。

因此,從大趨勢來看,新東方人和互聯網的關系之密切,是必然的結果。

03

創業這件事兒

年薪千萬、免費股份、總裁頭銜……這些叛逃新東方的人,很顯然不缺名不缺利。但這些人在離開新東方的那一刻應該就明白了,穩定的收入和舒適的生活就在這一轉身間離他們遠去。

畢竟創業意味著每天24小時都會處于焦慮之中,一周七天都要為公司拼命,一年365天的時間表上都是工作沒有生活。

據統計,在美國新創公司存活10年的比例為4%。第一年以后有40%破產,5年以內80%破產,活下來的20%在第二個5年中又有80%破產。

危機和焦慮在創業人群中就如影子般常伴左右。但國內有機構針對全球 44 個國家,近五萬名公眾做過創業態度調查,數據顯示,中國的創業環境排在全球前五,且有 85% 中國人有強烈創業意愿。

據騰訊開放平臺數據統計,近幾年全國平均每天都有 1.2 萬家新公司注冊,年增長達33.74%,2016 年新注冊企業數約為 557.15 萬戶。

壓力、風險都這么大,為什么還會有這么多人選擇創業呢?

的確,創業有可能會給自己帶來更高的收入,但是也極有可能讓自己一無所有,甚至是負債累累。因此,門外漢們常掛在嘴邊說創業者追求財富夢的說法是偏頗的,創業的吸引力更多在以下三點:

1、實現自我價值,收獲成就感

著名的馬斯諾需求層次理論中,將人的需求層次分為五個,當中的最高需求層次為“自我實現”。大多數創業者追求的,正是這一層次的需求。

2.png

就如上文中放棄千萬年薪出來創業的陳向東、放棄新東方股票的胡敏等老新東方人,他們已經越過了前四個層次,現在他們在努力追求的,就是讓自己的才華和能力,得到更大的發揮,最終能帶給他們更多的成就以及相應的成就感。

2、豐富人生經歷,不留遺憾

“人生不滿百”,生如蜉蝣且人生無常,和那些不愿冒險只圖安穩一生的人不一樣的是,創業者們是一群敢折騰的,他們危機感很強,對他們而言,故步自封無異于慢性自殺。他們再忙也會花時間去進修、同行交流。這不僅是創業的需要,更是豐富人生經驗的過程。 

人生不就是大鬧一場,然后悄然離去嗎!

3、構筑理想世界,為社會做出貢獻

很多創業者在臺上說:我創業是想為這個行業做出貢獻,想推動這個行業的發展……臺下往往會噓聲一片,覺得這個人在吹牛,說假大空的言論。

這其實也是創業者最大的孤獨之一:不被理解

費盡心思為團隊爭取到一次學習機會,得到的卻常常是抱怨和白眼;基于公司發展戰略對工作環節進行了改造,得到的卻常常是質問和懷疑;甚至是勇敢講述公司發展大目標時,得到的卻常常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似的嘲笑……

就拿那句“想為這個行業做出貢獻”的言論,如果是大機構這樣發聲,眾人會不約而同地簇擁追捧,但若是小機構這樣發聲,眾人只會覺得這是“大言不慚”。

但是小機構就沒有資格樹立為行業做貢獻、推動行業前行的理想嗎?并不是!

首先,創業都會有一個過程,現在的新東方、好未來等企業,也是由小到大地發展起來的,所以小機構和大機構不一樣的是,小機構是真正的潛力股;其次,守心是最難的,尤其是對于一個團隊而言,如何做到勁往一處使,那就是企業定位和發展方向。這種看似大言不慚的理想,就是一個凝聚點,將大家的心凝聚在一起,然后朝同一方向前進;而且,敢說才能敢做,這是用語言的形式定下的契約,為了兌現這一言論,人就會多出一種理想主義給予的動力。猶猶豫豫什么話都不敢說、什么結論都不敢下的創業者,絕對會失敗。

04

老俞真的老了

對于這些離開新東方選擇創業的人,俞敏洪對外總是聲稱自己很看得開,希望他們越來越好。儼然一副老大哥的氣量。

但出了江湖,大哥已遠。

而新東方目前也走到了一個瓶頸期,英語培訓賽道臃腫而政策趨勢卻尚不明晰,這是新東方潛伏的一大危機。而更重要也更直觀的危機是,互聯網趨勢中,新東方落后了。前一段時間舉辦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好未來風頭占盡,媒體上、會場中,抬頭低頭都是好未來,“新東方”的名字卻只是小心翼翼地出現在某些小獎臺中。

新東方的成功離不開當時的改革,英語被重視到了C位,而出國留學的熱潮隨之發展,所以是時代的趨勢成就了新東方,讓它一躍成為行業巨頭。但是趨勢往往都是一波再一波的,這一波互聯網的趨勢,上了年紀的巨頭新東方沒能趕上。在線教育正在急速發展,目前雖然看似藍海,但從行業的熱度與大家的關注度來看,距離紅海不遠了,假如新東方在這塊還沒能有所成就,那新東方的未來的確令人堪憂。

以后的在線教育領域,還會出現更多高光如陳向東一般的老新東方人嗎?我們暫時不得而知,只能拭目以待。但不知俞敏洪是否暗地里羨慕過這些在在線教育領域小有成就的人,但是作為老大哥,他只能撐住。

在聊和徐小平、王強之間的友誼時,俞敏洪曾經描述說,他們是把家(新東方)留給他一個人來守護,他一定要把新東方守好了,不能讓這個家沒了。

知乎上有人提問:新東方離倒閉還有多久?高贊回答的最后一句總結是:新東方不會倒閉,但老俞真的老了。


熱文推薦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