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方建立“內容護城河”,教培行業要逐鹿學術領域?

  • 文:
  • 2019-10-08
  • 1133

11.png

面對日趨多元化的市場,有時候進步得慢了,也是一種退步。所以除了堅持對于教學內容和服務流程的優化迭代,加重后臺建設、筑高內容門檻,深入學術領域甚至在地域和產業鏈上快速布局,都是巨頭的必經之路。

根據教育部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出國留學人數達到了歷史最高點,出國留學人數已突破60萬。隨著中國留學潮不斷上漲,學生及家長對于留學語培機構的教學質量要求也在不斷提升,對于教學內容和機構的學術性背景也越來越關注。

新東方近日在京舉辦了第二屆留學考試“教學與教研研討會”。在會上,新東方國外考試推廣管理中心教師總監鄭文輝表示,相比第一屆學術研討會,第二屆研討會加入了更多教育從業者對未來發展的思考。

“語培機構正在經歷從培訓到培養的轉型。新東方留學考試在全國教學培訓標準化、系統化和流程化的基礎上,希望引進大量官方合作及與國際接軌的領先優質教育內容,加快布局學術領域,提升教師的教學水平與學術功底,以提高教學質量為基礎為中國家庭提供服務。”

新東方的“學術護城河”

對于一家教育機構來說,商業的本質一般是要實現“創造客戶價值”、“合理的總成本優勢”、“規模效應”、“人性關懷盈利”這四點。外語學習作為一個“技能型”的學科,近年來也正朝著產品化和服務化發展,教育從業者的角色也在新教育形態中發生了改變。

時代需要轉型,未來需要成長。應對這樣的趨勢,教育行業的“老大哥”新東方開始進一步搭建完善的教學產業鏈,朝著更深的學術領域去發展。

早在2018年,新東方就提出要構建留學考試領域的“內容護城河”——不但成立了留學考試編輯部,而且發布了深度學術分析報告《2018-2019留學考試年度報告》。值得注意的,有兩點:一是,此份報告是新東方首次推出國際學科年度報告;二是《2018-2019留學考試年度報告》仍然與官方合作,確保數據的權威與客觀性,但系列年度報告已經從白皮書向學術專刊轉型。

此后在今年3月,新東方首次舉辦了留學考試教學與教研研討會,實現了“從實踐中來到學術中去”。在會上,新東方邁出了國內語培機構做學術化研究的第一步,其主辦的《國外英語考試教學與研究》學術期刊也正式亮相。

而近日舉辦的第二屆學術研討會,又從學術反哺實踐,對教學內核要求進行了調整。針對學生年齡段更下沉、小學4-6年級成為留學主力,北京新東方學校在美研、美本、美高的基礎上,今年新增了美初項目;針對教學場景變化,新東方要求線上線下進行更深度的融合。

自1996年開展留學服務以來,新東方積累了23年的留學服務實踐經驗,包括留學考培和留學申請積累的學生數據。加快布局學術領域,或許與前途出國2014年提出的“留學閉環”服務概念有關。

的確,面對日趨多元化的市場,有時候進步得慢了,也是一種退步。所以除了堅持對于教學內容和服務流程的優化迭代,加重后臺建設、筑高內容門檻,深入學術領域,甚至在地域和產業鏈上快速布局,都是巨頭的必經之路。

教育行業的關鍵一役

事實上不止新東方,“學術與實踐并重”已經成為教育巨頭的常態。

例如教育行業另一巨頭好未來,自2018年1月成立國內教培行業首家“腦科學實驗室”開始,就一直在加碼自己的“AI+教育”學術布局。好未來CTO黃琰此前曾不避諱地談到,支撐好未來教育開放平臺解決方案和教育生態的,是包括AI、大數據、教育云、音視頻在內的前沿技術和好未來積累的優質教學資源,更底層是教育學、計算機科學、腦科學和認知科學等學術支撐。

精銳教育集團也于9月20日,宣布正式成立國際學術顧問委員會,并且聘請真格基金董事、新東方聯合創始人、原新東方留學研究院院長、著名英語教學專家包凡一為精銳教育國際學術顧問委員會首席專家。

教育獨角獸也不甘于人后,似乎在2019年,不搞學術的教育公司都OUT了。今年8月,VIPKID邀請世界英語教師協會首位華人主席劉駿教授,正式擔任VIPKID首席學術官一職,進一步為自己的師資質量和教研內容增添砝碼。此外,乂學教育、三好網等許多教育企業,也都邀請了世界一流學者擔任自己的“首席科學家”。

“學術與實踐并重、內生和外延發展齊飛”,實質上反映的是教育行業已經從粗放的市場規模競爭進入到更高階層的品質競爭。圍繞高級教育人才的爭奪,也將成為未來行業競爭的核心內容。不管是留學賽道還是K12領域,只有在垂直領域為客戶帶來額外價值的服務觸點提高服務質量,只有找到和技術深度耦合的應用場景并深度挖掘,才能讓企業的路走得更長。

熱文推薦

發布